第2205章

們收拾好東西,全部裝好車,開始下山往昭國京城趕。走出去幾天,那些一直在找著他們蹤跡的人才發現了他們,又都跟了上來。反正他們東西已經到手,現在就是讓他們跟著,對方可能也弄不清楚蕭瀾淵得到的東西是什麼,最重要的是什麼。所以對方也都冇有行動。蕭瀾淵截到了一隻信鴿,是寫回京城詢問該不該動手搶東西的信。他也冇有管。一路趕回京城,那些人就一直跟著。蕭瀾淵與跟蹤他們的幾批人展開了一場一場的追逐躲藏,愣是遛著他們...“皇上糊塗了。”

蕭瀾淵袖手站在階上,冷看睨向小將。

“王爺。.”鐘劍站在他後麵,語氣有點急。

皇上這次是真的,一逮到機會,直接瘋狂。

但就算皇上瘋狂,王爺也不能抗旨啊!

也許,皇上就是想逼王爺帶著龍影衛直接抗旨,對上禦林軍。

當年王爺答應過太上皇,龍影衛隻保護人身安全,不得進攻或是對上皇室自己人。

這也是太上皇把龍影衛交給王爺的一個條件。

“王爺,把屬下交出去吧。”鐘劍深吸了一口氣。

皇上本來就一直在等著機會,現在抓到一個,哪裡會講理?

要是犧牲他一人,能夠讓王爺不至於陷入這麼艱難的境地,也算值得。

“閉嘴。”

蕭瀾淵聲音沉冷。

鐘管家聽到雋王拒絕了鐘劍,心微微一安,但另一口氣又猛提起來。

王爺隻要護著鐘劍,那就等於要抗旨了。

那個小將又叫了起來,“雋王!你到如今還敢對皇上不敬?速把鐘劍交出來!他殺的可是閔國使臣!要是傳到閔國國君耳裡,肯定會讓閔國君震怒,並遷怒昭國!”

“雋王!到時候閔國要是震怒之下,要派兵攻打昭國,你可負得起這樣的責任?兩國要是交惡,打起仗來,百姓將會陷入水深火熱,那個時候,你要如何向百姓交代,如何向皇上交代,如何向太上皇交代?!”

他的血液都要燒起來。

太解氣!太爽了!他從來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有這麼一個機會,大聲責問雋王蕭瀾淵!

今天真是他的高光時刻!

皇上知道了他今天的表現,肯定會提拔他!

能殺了鐘劍,辱了雋王,還能升職,真是一舉三得!

今天之後,他倒要看看,還有誰敢看不起他。

小將盯著蕭瀾淵。

“放肆!”

青一上前一步,怒聲喝道,“你以什麼身份來責問王爺?”

十一等人也迅速上前,一字在雋王前麵排開,刷地一聲,同時抽劍,指向了小將。

小將心頭一跳。

在這一瞬間,他還是下意識害怕的。

雋王手下這些侍衛,聽說武功都是一等一的,而且對雋王也都忠心得能替他去死。

要是這些人當真對他出手,他能扛得住幾招?

但是他立即又穩住了。

他們不敢殺他!

他是奉旨前來,這些侍衛要是真的敢殺他,那絕對算是造反了!那就等於是徹底害了雋王。

所以,他得穩住,他們冇有這個膽子!

“末將可是奉了皇上旨意。”

他陰測測地笑了,嘴角微歪,目光如毒蛇一般,陰冷地掃過十一等人,“雋王,你這是什麼意思?他們想殺末將?”

他的手猛地一揮,一隊禦林軍湧了進來,佩刀都對向了十一等人,雙方形成了對峙。

刀光劍影,都泛著森森的光芒,氣氛更是瞬間繃到了極致。

龍影衛圍在外麵,神情也都冷肅下來。

他們要對上禦林軍嗎?

蕭瀾淵眸子微微一眯,殺意湧起。

就在這時,傅昭寧快步跑了過來,她有點著急的聲音也打破了殺機湧現的氛圍。

“彆跑啊,本王妃隻是試試藥,又不是要你們的小命,跑什麼?!”

“小月,快,快抓住它們!”

隨著傅昭寧的叫聲,有兩隻家禽飛撲而來,咯咯咯地叫著,拍著翅膀,橫衝亂撞,闖進了禦林軍隊伍。

“咯咯咯!”

“大紅!小紅!彆跑!”

傅昭寧繼續大叫。

兩隻家禽受了驚嚇,繼續在禦林軍麵前,身邊,腳下橫衝直撞,甚至,還拍著翅膀飛上了他們的肩膀。

眾人都傻眼了。

這是。.

公雞?!

“彆動彆動啊!那是本王妃試藥的小夥伴!”傅昭寧繼續叫著。了。可是,就像一根刺紮在了蕭瀾淵的心上。若是他的臉還冇有好呢?那是不是他這個人,他一顆心,他所做的一切就都冇有意義,因為一張臉,他就該退離傅昭寧身邊?他就不能夠拽著她。甚至,因為一張臉,他就當不了這個王爺,就該死。他存在的意義,隻是一張臉嗎?這種感覺,無法與彆人說清楚。可這個時候蕭瀾淵的心確實有些寒涼。他突然間就不想取下麵具了。就讓彆人都以為他還是麵如惡鬼,世人會說什麼?會讓他怎麼做?“京城的人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