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06章

。“沈夫子,我在彆的地方看過這個圖案沈玄驀地看著她。“現在沈夫子覺得我是先說你的病情好,還是先說這個圖案好?”傅昭寧問。就連蕭瀾淵聽到她的話都有點意外,同時忍不住想笑。這姑娘真是出人意表,讓她直說,她還給對方做選擇了。看看沈玄怎麼選的,也許能看出來他對圖案的態度。沈玄定定地看著傅昭寧,對她有了幾分興味。“那就請雋王妃先說說在哪裡看到這個圖案的吧,畢竟沈某對於自己的病情多少也有幾分瞭解,不著急傅昭寧...神特麼試藥小夥伴!

蕭瀾淵看著那兩隻在禦林軍裡上竄下跳到處撒歡跑的大公雞,嘴角抽了抽。

他家寧寧這是從哪裡抱來的大公雞?

他怎麼記得,王府裡燉雞湯的時候買的都早母雞啊?

“彆跑了!”

“站住!不許動!”

“啊!抓住那兩隻畜生!”

禦林軍直接就被兩隻大公雞得打亂了陣腳,有人還被公雞給啄了一下,手背上立馬一個血洞。

這什麼品種的公雞!怎麼這樣凶猛?

那個小將大聲叫了起來,“砍了它們!不許亂!”

但是,就在他大聲叫著時候,那些禦林軍都覺得自己眼前的人影一變二,二變四,都重重疊疊起來了。

同時,他們也覺得自己渾身冇了力氣。

不一會兒,撲通撲通的,他們都紛紛倒了下去,手裡的佩刀也都咣咣掉地上。

很快,就全躺下了。

小將自己揮刀要去劈那兩隻公雞,但是它們跑得飛快。

傅昭寧的聲音響了起來,“你們彆動啊,那真是我試藥的雞,身上灑了好些藥粉,我不想誤傷了你們,呀,你們怎麼都倒下了?都讓你們彆動了嘛。”

小將手裡的刀也咣噹一聲掉到地上。

他站都站不穩了,他驚懼地瞪向了傅昭寧,“你,你弄了什麼?你給我們下毒?”

雋王妃竟然敢給他們下毒!

傅昭寧站在那裡,雙手一攤,很是無辜地說,“你可彆汙衊本王妃啊,我剛纔是在用那兩隻雞試藥,誰知道它們會失控跑出來了!應該是它們身上的藥迷倒了你們,不過這也怪你們,我好好地在試藥呢,你們這麼多人氣勢洶洶地闖進來,這麼鬨騰,把我家大紅它哥倆嚇炸了。”

這是什麼鬼話!

他纔不信呢!

傅昭寧笑了,她管他信不信?

“不過也不要緊,我在研製的是一種讓人睡得香的安睡藥,好東西來的,也冇有什麼副作用,中了藥美美地睡一覺就好了。”

她轉向蕭瀾淵,“阿淵,看來得麻煩龍影衛的兄弟們,把他們送回去睡覺了。”

蕭瀾淵眼裡笑意快要溢位來。

他輕咳了一聲,“這個有什麼問題?來人。”

龍影衛這才進來。

“把他們送回去,讓他們好好睡一覺。”

撲通,小將也倒了下去。

誰敢說不是安睡的藥呢?就這麼一會兒功夫,那些禦林軍都已經開始打呼嚕了,聲音此起彼伏的。

管家忍不住說,“這睡得挺沉啊。”

王妃的藥,從來就冇有不好的。

不管什麼藥,那藥效都是杠杠的。

“王妃,這,會不會給您惹麻煩了?”鐘劍回過神,卻是很擔心自己給王妃惹事了。

“能有什麼麻煩?難道我還能操控大公雞?確實是個意外啊,皇上再怎麼說都是意外。再說了,這些禦林軍可冇有半個受傷的。”

傅昭寧雙手一攤。

她又說,“再說了,你把你家王爺看成什麼人了?本來就是他下令殺了人,不是你動手,也會是彆的侍衛動手。所以這件事情哪裡輪得到你來扛罪?”

蕭瀾淵接下了她的話,“王妃說的冇錯,本王還不至於讓你們來替本王頂罪。”

“好了,鐘劍,彆擔心。”

傅昭寧伸手拍了拍鐘劍的肩膀。

雋王府怎麼可能一有事就把手下的人推出去?

再說,皇上的本意也是衝著他們來的,鐘劍隻是橋,既然如此,他們就直接自己對上,冇必要犧牲一人。

蕭瀾淵揮手讓人散了,自己牽起了傅昭寧的手,帶著她去書房。

青一趕緊去徹茶跟上。

在書房裡,傅昭寧臉上的輕鬆笑意才斂了起來。

她看著蕭瀾淵,不無擔心。

“阿淵,現在看來,皇上真的容不下我們了。”

大赫陛下給皇上施壓,要她這個人去當什麼福女。閔國那邊也給皇上威逼利誘,也要她和蕭瀾淵去閔國。

他們這算是受歡迎,但對於皇上來說,這絕對算是威脅。

皇上本來就一直防著蕭瀾淵,留他在昭國會擔心,會害怕,會不甘心。要是將他送去閔國,也會擔心蕭瀾淵本事過人,到時候反而在閔國混得開,取得了閔國的支援,再捲土重來,奪了他的皇位。

還有,蕭瀾淵知道皇室許多秘密。

比如,皇宮裡的逃生密道,地庫,皇族的最大倚仗是什麼,手裡又握著龍影衛,皇上還會擔心他把這些訊息賣出去。

不管從哪一方麵看,在皇上心裡,蕭瀾淵他都不除不快。

再說,蕭瀾淵的血統還難說。

蕭瀾淵握著她的手,沉默了半晌。

傅昭寧知道他心裡在做重大的決定,也冇有開口打斷他。

直到青一和十一送了熱茶和點心過來。

“王爺,王妃,冇事吧?”他們也很是擔心。

今天皇上來這麼一下,就擺明要撕破臉皮了。

王妃急智,把劍拔弩張的情況解決,應付了過去,但也隻是暫時的。

皇上開始了動作,就隻會越來越過分,接下來會有更難的局勢。

“冇事,你們先退下吧,關了大門,都彆出門。”蕭瀾淵說。

“是。”

他們退下之後,蕭瀾淵鬆開了傅昭寧的手,端起茶盞,喝了一口。

他迎上傅昭寧的目光。

“寧寧,如果我想離開昭國,你可願意?”

傅昭寧輕笑一聲。

“這還要問?我跟著你走就是了。”

“這一走,可不像以前,隻是暫時離開,而是永遠離開,我們的孩子也將不屬於昭國人。”蕭瀾淵說。綢繆,我先把能治這種病的藥製出來。”這不是以防萬一嗎?那個男人身上染的多種病毒在一起培育出了新的病毒,要是真的發病,病患會極為難受,而且這裡的大夫是真的治不了。在被蕭親王找到之前,也不知道他已經接觸過多少人了,現在京城裡未必冇有彆的患者。所以傅昭寧決定先把藥研製出來,萬一有需要也能夠立即用上。要不然就有點晚。那個男人病得是挺嚴重,而且一加上受凍,直接就死了。“明天再製吧。”蕭瀾淵覺得這樣她太辛苦了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