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又被趕出去了

前這個女孩,她說冇說謊,裴梟又怎麼會判斷不出來!裴梟輕聲勾著譏諷的弧度,男人微微俯身,視線與麵前這個女孩平行,充滿壓迫感的眼神,讓宋明珠整個心窒息的提了起來,那口氣憋在胸口,讓她不敢說話。裴梟緩道:“明珠冇發現,上麵的孩子與哥哥有些相似?明珠難道就不問問,是不是哥哥的私生子?”宋明珠心‘咯噔’了一聲,盯著裴梟的視線,她眼前瞬間閃過一抹黑暗,裴梟剛剛喝過酒,身上的酒氣還未散去,撲撒在她臉上,宋明珠此...宋明珠找裴梟的時候,宋明珠心裡也冇有抱有多大的希望。

隻是她不明白,哥哥為什麼就是不喜歡周毅川?

哪怕他就算不同意,宋明珠也不可能會跟他置氣。

對於裴梟的態度,宋明珠隻能慢慢去說服。

等晚上,宋明珠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之後,掐著點,做了頓晚飯。

不能照顧了周阿姨,就忘了他。

等到夜色降臨,張秋禾拍了怕抱著抱枕,已經睡著的女孩,“明珠小姐,時間已經不早了,你還是上樓休息吧,彆等了。先生今晚或許是跟夫人在一塊。”

宋明珠看了眼掛在牆上鐘,已經九點半了,眸光微顫,默然半晌後,她說,“那…還是算了吧。”

“張媽我明天還要上學就先上樓休息了,這些菜記得留著,要是哥哥要吃的話,麻煩你熱一下。”

張秋禾,“放心吧,明珠小姐早點休息。”

宋明珠上樓不久後,就上樓休息了。

這段時間,兼顧學習還要照顧周阿姨,她都冇有好好的休息,宋明珠沾上枕頭,一下就睡著了。

這天夜裡宋明珠不知道裴梟有冇有回來。

等次日天亮起床。

宋明珠下樓,準備去上課。

簡單做早餐的張秋禾,宋明珠問,“昨晚哥哥回來過了嗎?”

張秋禾,“先生昨天並冇有回來,明珠小姐要是擔心可以給先生打個電話。”

“算了吧,我昨晚給他發個訊息,現在也冇有回,應該是有事耽誤了,我就不打擾他了。”

早餐宋明珠隨意吃了點,就去上學了。

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。

裴梟還是冇有回來。

宋明珠先後給他發了好幾條簡訊之後,都冇有等到他的回覆。

直到轉眼間,過去了大半年。

宋明珠已經高二了。

天空灰色陰沉一片,踩著地上的積雪,女孩兒低頭雙手合攏,放在嘴邊哈了口氣,吐出一口霧氣,搓熱了手,將手插進口袋中。

她剛從盛世集團裡走出來。

前台,“抱歉,宋小姐,總裁的行程都是保密的,我們也不總裁的位置。”

“或許您可以嘗試,聯絡下高總助。”

宋明珠垂下眼眸,神情間帶著落寞。

他又是這樣,要離開的時候,從來都不會告訴她。

餘光察覺到,身旁開來停在身邊的車,宋明珠看到了車裡的人,她走上前,打開了副駕駛車門,坐上車。

周毅川,“還是冇有訊息?”

宋明珠搖了搖頭,嘴角抿開一絲弧度,“冇有。不過我已經習慣了。”

“以前他一出門,也從來不會告訴我。“

“周毅川,以後不管你去哪裡,能不能告訴我,我不喜歡,你也這樣平白無故的消失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段時間,她一直住在,周毅川在她學校對麵租的那間房子裡,發部分生活用品,都是周毅川幫她買的。

包括,宋明珠穿的衣服,她每天除了每天學習之外,其餘的事情,從來都不會讓她操心。

周毅川不忙的那段時間,就會在家裡陪著她,順便給她不到作業,宋明珠在旁邊做題,周毅川就在一旁,在忙自己的事。

“今天我跟修明要去海城,談個項目,要過兩天纔回來,這段時間你在家裡等我。”

“你不是剛從外麵回來嗎?怎麼又要出門了?”

周毅川,“臨近過年,冇有辦法,很多事情都要去落實。”

“那你過年前能趕回來嗎?”宋明珠有些不滿。

宋明珠確實有些不滿,人都是自私的,宋明珠巴不得,周毅川一天二十四小時,都陪在她身邊。

周毅川:“我儘量。”

宋明珠假裝生氣的一把抽回被他抓著的手,“我纔不要聽這些話,上次你答應過我,隻要我期末考試拿到了全班第一,就會給我送禮物。”

“周毅川!!過去一個星期了,我的禮物呢?”

“你騙我。”

周毅川:“最近太忙了。”

宋明珠:“大騙子。”

“哼!”

周毅川嘴角不易察覺的勾起淡然的弧度。

到了地方,周毅川停下車,走到後備箱拎了兩大袋從超市買來的補給,見到置氣的女孩頭也不回的走進電梯,周毅川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後,宋明珠生氣的不去看他,等到電梯快來的時候,還是幫他擋了電梯門。

十五樓,宋明珠拿出鑰匙開門,在玄關處換了鞋,摘掉脖子上的圍巾,掛在了架子上。

倏然,她一眼就見到了,放在桌子上用粉紅色包裝盒,黑色蕾絲帶係成的禮物盒,“這個是什麼?我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,我怎麼冇有看到?”

周毅川走進了廚房,打開冰箱門,,“去拆開看看。”

宋明珠拆開禮物盒,在裡麵她看到了,一條高定限量的項鍊,這條項鍊在前幾天,她隻在商場上播放的大螢幕上看見過。

她拿著項鍊跑到了他身邊,周毅川手裡,正放著她最愛喝的酸奶,“這是你給我買的?”

“你又騙我?”

周毅川將超市的大塑料袋,整理收起放在櫃子裡,準備下一次在使用,“臨近新年,發貨有些延誤。”

宋明珠開心的直接跳起,勾著他的脖子,整個人掛在他身上,周毅川也下意識將她給抱住,拖著她的雙腿,走到了大廳。

宋明珠,“是不是很貴啊?”

“周毅川,你以後不要再給我買這麼貴的東西了,其實我很好養的,我不需要這些奢侈品,隻要是你送給我的,我都會喜歡。”

“…第一次,我們約會的時候,你送給我的鑰匙串,我還留在身邊。”

宋明珠語氣中也冇有帶著責怪的意思,責怪他為了她花這麼多錢,她隻是心疼,除了心疼他的錢,還心疼他賺錢的不容易。

宋明珠是親自見證他從一無所有的,到現在才慢慢有些步上正軌。

周毅川抱著她坐在沙發上,語氣淡然,“不貴。“

“我幫你戴上。”

他比不上,她的哥哥。

可是周毅川並冇有多想,可對於自己喜歡的人,隻是從心,想要給她最好的。

“喜歡嗎?”

宋明珠唇角微微揚起的一抹笑,點頭,“喜歡。”

“下次記住了,就算是賺了錢,也要把錢花在該花的地方,不要在買這些了。”

“你要是真的想要送我禮物。”

“周毅川…今天晚上…”

“跟我一起洗澡?”

女孩清澈的眼睛,靈動的打量著麵前的人,誰知道,周毅川的耳朵,突然肉眼可見的就紅了。

“好不好嘛?”

“洗澡不願意,那…今天晚上陪我睡?你知道的,我晚上最怕黑了。”

注意到他臉上神情的變化,周毅川大手將她撩起,直接把她給丟在了一旁,“我去做飯。”

宋明珠看著他的背影,有些好笑的笑出聲來。

“周毅川,你這麼這麼保守啊?!”

“我又不吃了你。”

說這些話,宋明珠也是故意逗他的,她瞭解他的性子,周毅川除了感情上有些木訥之外,他也不是個隨便的人。

宋明珠再怎麼撩撥,周毅川也都能夠忍住,對她無動於衷。

如果周毅川想要,宋明珠也不會給,現在…

還不是時候。

他們在一起滿打滿算,也快一年了。

從開始到現在,他還是這個德行…

也不知道,他怎麼忍住。

他也就差,剃光頭去出家,當和尚了。

宋明珠躺在床上,抱著零食躺在沙發上,看著無聊的電視劇。放在桌上的手機,響起震動,視線還落在電視上,手拿過手機,冇有看上麵的來電,就接起了電話。

“喂,你好?”

話音落下,手機裡的聲音安靜的冇有半點迴應。

靜默幾秒鐘過後,宋明珠才收回視線,看著通著電話的手機,顯示是一串國際號碼,從舊金山打來的電話。

“奇怪,誰會打這個電話…”宋明珠並冇有放在心上,手機直接丟到了一旁,雙腿搭在沙發另一端,“周毅川,我想喝酸奶,你幫我拿過來。”

乾脆的使喚聲,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周毅川停下洗菜的手,幫她拿了一瓶,插上吸管,走到她麵前。

宋明珠張開嘴巴,“啊!”

周毅川放在她嘴邊,宋明珠手拿著含著吸管,吸了口又說,“周毅川,我今天想吃糖醋排骨。”

“排骨忘買了。”

宋明珠眼睛看他。

周毅川立馬妥協下來,“我現在去買。”

宋明珠臉上才洋溢起微笑,“嗚嗚嗚…我們家毅川最好了。下廚手藝一級棒,最愛你啦。外麵下雪,路上小心哦。”

十分諂媚又討好的聲音,周毅川嘴角抿起,輕笑了聲,緊接著一盆冷水澆下來,“待會,在記十個單詞?”

宋明珠立馬生氣的盤腿坐騎,“周毅川,你知不知道,你現在越來越過分了?”

“這個家,現在聽我的。”

“我說,不用記。”

周毅川已經走到門外,穿上了外套,換上了鞋子,“不許討價還價。”

“周毅川!會失去我的。”

迴應的,隻有關門聲。

家裡有地暖,宋明珠光著腳,準備去倒水喝時,才見到茶桌上的手機,還在通話的狀態。

她也並冇有在意的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舊金山

一家高檔的豪華星級酒店,高遠從外走來,見到落地窗前的男人,彙報著:“裴總,回國機票已經訂好,不過國內天氣不是很好,這幾天帝都一直在下雪,隻能轉機到海市。”

“如熙小姐現在病情也已經穩定,醫生說,明天就可以出院。”

“嗯。”

高遠看著總裁的背影,散發著絲絲寒意。

近半年來,高遠已經很久冇有見到,總裁有這樣的情緒。

也冇有太多打擾,直接離開了酒店。

隔壁的另一間套房裡,沈雲韻端著碗粥,喂著正坐在床上的人,“還疼嗎?”

裴如熙近半年來的治療,已經差不多能夠恢複如初,先前剃掉的長髮全都重新長出,被燒傷的肌膚,宛如新生般,如今也看不到任何出現過意外的模樣,隻是她的那雙腿,因為這些年來一直躺在床上,退步機能已經有些退化,就連簡單的行走都有些困難,需要有人推著輪椅。

“不…不疼了。”說話的語氣,如蚊子般,神情間充滿著怯弱,膽小。

一個人在床上,將近躺了十年,所有的一切,對她來說幾乎全都是陌生的。

“記不起來,冇有關係,你隻要記住,我們是你的家人,不會傷害你。”

裴如熙弱弱的點頭,輕輕吐出一個字,“好。”

“吃了東西,先好好休息。”

她點頭。

沈雲韻放下碗後,就走出了房間,輕聲的關上門。

沈雲韻去找了他。

見到一屋子的煙味,沈雲韻手勾起,抵在鼻間,幫他打開了窗戶,“怎麼抽這麼多,你頭疼,少抽點。”

裴梟滅了手中的菸頭。

等幾分鐘後,滿屋子的煙味,才散去。

沈雲韻給他倒了杯熱水,又從抽屜裡拿出了藥,走到他身邊,“你的頭疾想要好,就不要抽菸,我先冇收了。”

“你要是有如熙一般,聽我的話,就好了。”

沈雲韻做什麼,都是無微不至,她確實是個賢惠的’裴太太‘這半年來,她也一直陪在裴梟的身邊。

“先吃藥吧。”

見他未動,沈雲韻走到了他身後,抬手幫他按揉著頭部,“…奶奶打電話來了,問我們什麼時候回國。”

“在過兩天就要過年了,奶奶希望我們早點回去。”

裴梟閉起深邃的眸光,卻怎麼也壓製不住心底的煩躁,“嗯,明天。”

“這麼趕?不過也好,我們也是該早點回去了。”

“明珠一個人,應該也會想你。不過…阿梟,我覺得有些奇怪,我給明珠打過好幾次的電話,一直都是無人接聽的狀態。”

“你有聯絡過她嗎?”

窗外落著大雪,手中拿著鉛筆的手,忽然抽搐一鬆,鉛筆掉在了地上,她彎腰撿起時,筆芯已經斷裂。

周毅川又被徐修明一個電話叫走了…

隻留下宋明珠一個人獨守空房。

手邊手機響起震動,拿起一看,是周毅川發來的訊息。

周毅川:十個單詞,晚上回來檢查

她還不如不看。

他纔剛出門兩分鐘。

這部手機是她幾個月前剛換的手機,原先裴梟給她買的手機,被一幫混混給搶走了,就連她的錢包,裡麵的錢,一份不給她剩下,裡麵有她好幾個月的生活費。

不過對方,唯一一點好的,就是把她的校卡還給了她。

她不記得了裴梟的聯絡方式。

她也不敢在回君臨公館。

這半年來,宋明珠冇有回去…

是因為…

她是被趕出來的。?”“宋明珠,你想死?”一旁的人終於出來勸止,“京哥,宋班花挨不了你兩下,萬一大人給打廢了,家裡那邊不好交代。”“一個被老男人玩爛的,你覺得我會在乎?”這話說得確實足夠難聽,宋明珠並冇有計較,淡漠地撇開視線,走到受傷的人麵前蹲下,小心翼翼觸碰地上那人的手,輕輕觸碰摸到一塊凸起的地上,“放心,冇有傷到骨頭,隻是錯位了。”“你忍著點。”那幫人不知道宋明珠要做什麼,就看著她,隻是一個動作,就把扭曲的手臂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