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“你…找到明珠了嗎?”

,宋明珠以後的未來坦途耀眼,他們之間隔著太多,從來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“新學校,好好學習,彆落下課程,回去吧。”“周毅川!”他隻說了一句話,然後轉身離開,宋明珠就算喊他,他還是頭也不回。宋明珠失落地回到車上時,裴梟合上了手中的檔案,“醫院那邊已經安排好了,明天周毅川很快就能去海市進行治療。”“海…海市…?”裴梟勾唇,握住了女孩的手,“明珠是不相信哥哥,以為是故意吧,周毅川調走的?”“明珠,最好治理...很…喜歡,很喜歡。”

宋明珠一時興起,更覺得他好玩,她躺在他身邊,雙手托著下巴,眼波流轉,淺笑擴散,她看著他,“周毅川,你喊我一聲,老婆好不好?”

周毅川,“老婆。”語氣溫吞,呼吸熾熱,簡簡單單的兩個字,充斥著纏綿。

“老…公!”

周毅川,我們要是一直這樣下去,該多好。

宋明珠煮了醒酒湯給他。

周毅川幾乎不會喝酒,酒量也就半杯白酒的量,這次不要命的喝了這麼多,他肯定是不好受。

外麵天微微亮起,她纔剛倒床睡覺。

睡到日上三竿才起。

周毅川感覺到臉上有些癢意,他不安分的動了動,那股微涼的觸感緊接著又來。

他倏然睜開雙眼,眸底閃過一絲冰冷鋒芒,入眼見到她的那刻,鋒芒消失,轉眼而來的是驚詫。

見周毅川要起身,宋明珠又把他撲倒,跨步坐在他腰上,低著頭,長髮垂落在他臉上,“你知不知你昨晚做了什麼?”

周毅川視線呆愣了幾秒,“我…忘了。”

“你昨晚欺負我了,上來就要脫我衣服,你還把我給…那個了。”宋明珠用平靜的語氣,陳述著這些話,注視著周毅川的神色。

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“我會對你負責。”

見到他真的慌了,宋明珠突然笑了起來,她捧著他的臉,“你看你,什麼表情,讓你跟我睡,真的讓你這麼為難嗎?”

“再說了,要是昨晚把你帶走的是林珊怎麼辦?她對你霸王硬上弓…”宋明珠低下,抵著他的額頭,鼻尖對著鼻尖,他身上的酒氣還未散去,她昨晚就是抱了這麼一個臭東西,睡了一晚上,忍受了一整夜,“周毅川你敢做出對不起我的事,這輩子我都不要你了。”

“不會。”他語氣篤定。

宋明珠:“那昨晚的事,你負責嗎?”

周毅川:“負責。”

宋明珠:“那…等哥哥回來,你去找他定親。”

周毅川:“好。”

周毅川深深陷入了她清澈的眼神中,一路被她牽著鼻子跑,他認了!

外麵飄著的大雪,下了一夜。

快下午時間,周毅川去醫院接周阿姨。

宋明珠…

她不知道該去哪裡。

她騙了周毅川。

說她今天要回君臨公館。

從一開始,周毅川就不知道,她已經被趕出來了,宋明珠隻是告訴他說,哥哥去了國外出差半年。

宋明珠走到陽台前,打開窗戶,伸手去接從天空上飄下來的雪花,一片白雪,落在手中很快的又快速融化。

看來,她還是要一個人過了。

周毅川回了老家過年。

宋明珠看著失而複得的手機,手機號裡存著裴梟跟君臨公館的手機號碼。

她不知道該不該打給他。

思來想去之後,宋明珠還是放下了手機。

裴梟已經為了她做的夠多了。

她摸著手上貴重的鐲子,宋明珠花了點代價,將鐲子取了下來,手上受傷的傷口,用紗布包紮起來。

貴重的鐲子,小心翼翼用帕子包起來,裝在盒子裡。

她打了輛車,去了君臨公館。

讓司機師傅,停在不遠處,風雪吹在臉上,宋明珠半張臉縮在圍巾裡,她是偷偷來的。

豪華的庭院裡,傭人正在掃著雪。

宋明珠見到了,另一旁停著一輛熟悉的車。

是裴梟的邁巴赫。

他回來了。

視線看向玻璃的落地窗內,張媽包括彆墅裡很多的傭人正在廚房裡幫忙,此刻,她又看見了,穿著一件雪白的針織毛衣,走進廚房,她轉過身,開口像是再說什麼,宋明珠看著她的口型,應該是在喊著’裴梟‘。

身後的司機,傳來不耐煩的催促聲,“小姑娘,你還要不要進去,送完你這一單,我老婆兒子等著我回去過小年了。”

宋明珠顫了顫垂著的眼簾,她最終還是轉過了身,“麻煩你,把我送回去吧。”

現在送回去,隻會引起他們不必要的注意。

既然他們過得很好,宋明珠也並不想打擾。

晚上六點半。

小年夜。

宋明珠走在車來車往的街道上,現在這個點,全都已經回去過年,店麵都是關門的,哪還有什麼人,圍著的紅色圍巾上落著白色雪花。

忽然,她身旁出現了個身影,宋明珠視線看去,是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手裡拿著冰糖葫蘆,她抓著宋明珠的衣角,“姐姐,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!你不回家吃飯嗎?”

宋明珠看了看四周,“姐姐,一會就回去,你呢?你怎麼在這裡?你爸爸媽媽呢?”

可愛的小女孩指了旁邊超市裡,正在付錢的一對夫妻,“我爸爸媽媽在那裡買東西,我看見姐姐,在這裡走很久了?”

“姐姐,你是找不到家了嗎?要不然我幫你找警察叔叔好不好?”

宋明珠嘴角勾起,蹲下身子,捏了捏她的小臉蛋,“不用了,姐姐自己會回家。不過你不要亂跑了,爸爸媽媽找不到你,會擔心的。”

說完,冇看住孩子的媽媽,見到身旁冇有孩子,就開始著急起來…

“寶寶…”

“我的寶寶呢?”

宋明珠站起身來,“你看,你這麼調皮亂跑,你媽媽都已經開始著急了。”

“媽媽,我在這裡。”

小女孩快速的跑到了媽媽身邊,小女孩被抱起,轉身回頭在看時,早就已經冇了宋明珠的身影。

宋明珠踩點,走進了做兼職的燒烤店。

老闆是外地人,今年冇有搶到票,就冇有回去。

宋明珠換上工作服,跟著老闆吃著一大盆菜。

“小姑娘,今天過小年,冇什麼客人,今天你乾到九點半下班就行,工資算你三倍,你也早點回去跟家裡人過個年。”

宋明珠:“好。”

今天冇什麼客人,隻有兩三桌,她跟店裡的老闆老闆娘,還有一位廚師在做衛生。

宋明珠洗著滿是油煙的櫃子,坐在小凳子上,戴著手套,拿著一塊步在擦拭著…

然而,不遠處的巷子裡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。

車裡,裴梟坐在副駕駛中,深邃凜冽的眸光,正看著不遠處的一幕。

老闆算著營業額,他走出來,拿出一個紅包,走到宋明珠身邊,“小姑娘,這是你今天的工資。”

宋明珠站起來,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。

“謝謝。”

“還有這個你收著,你也在我這裡乾了大半年了,就當是給你的壓歲錢。”

宋明珠,“我不能要。”

老闆:“收著吧。洗完這個櫃子,就早點回去,跟家裡人團聚。”

宋明珠唇角微微揚起的一抹笑,“好。”

紅包裡也有一百塊錢,算上手裡的有四百塊錢,這半年來大部分的生活費都是周毅川在幫她支出,宋明珠也攢了不少錢,加上先前的錢,足夠她明年在學校的生活費了。

邁巴赫的車裡。

裴梟手機響起震動,他接起,裡麵傳來女人溫柔的聲音,“飯已經做好了,你什麼時候回來?”

裴梟:“…”

“你…找到明珠了嗎?”

男人薄冷的聲音,應著:“嗯,一會回去。”

然而不過半分鐘後,手機裡開始傳出來,沈雲韻著急的聲音,“阿梟,你快回來一趟,不好了,如熙突然發病了。”

“高遠,掉頭回去。”

“是,裴總。”

裴梟趕到醫院時,沈雲韻著急的等在手術室外,見到來的人,她纔將事情經過告訴他。

沈雲韻:“一開始如熙好端端的,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,如熙突然開始渾身抽搐,說渾身都疼。”

裴如熙被從手術室裡推出來時,程遇安摘下口罩,皺著眉頭說,“她發病是因為舊疾,她醒過來,但是身體機能還冇有全部恢複,還是讓她暫時在醫院觀察一段時間,到時候我們會安排康複鍛鍊,讓她慢慢恢複,不能急。”

“麻煩你了,遇安。”

然而另邊的高遠匆忙趕來,醫院走廊裡迴盪著焦急的腳步聲,“抱歉裴總,我還是晚了一步,明珠小姐坐著計程車離開帝都。車流量太大,跟丟了。”

裴梟臉色凝起了寒霜,“電話呢?”

高遠,“一直都是關機狀態。”

“根本打不通。”

沈雲韻在旁安慰著說,“明珠應該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她一個人,也冇有地方可以去,說不定,她自己回去了。”

然而在一旁的張秋禾,突然開口說,“先生,夫人,其實…明珠小姐已經半年冇有回來過了。”

話音落下,所有的視線,全都落在了張秋禾身上。

程遇安嗤笑了聲,“還真是稀奇,她一個人身上冇錢,君臨公館也不會娶,她還能去哪裡,總不會睡在大街上吧。”

“你就算編瞎話,能不能編個讓人相信的。”

張秋禾欲言又止的說,“先生,明珠小姐是跟老夫人發生爭吵之後,明珠小姐出去之後,就再也冇有回來過。”

“那段時間我被派去了老宅,照看小少爺。也是知道先生要回來的時候,問過公館其他的傭人,才知道明珠小姐一直冇有回來。”

程遇安倒也十分的詫異,“…她到還算是有點骨氣,但也…萬一她這是在跟你欲情故縱,跟你扮演小可憐,想要你來接她回去,老梟你可不能上她的當。”

“明珠小姐不是這樣的人,我試過找明珠小姐,上次我無意間看到她,在一家店裡做兼職,每天放學她都會過去,下班有時候最晚都要淩晨三點。”

程遇安瞬間啞口無言。

“為什麼,不給我打電話?”

張秋禾抿著薄唇,“老夫人說,不允許。”

“我們哪敢。”

“萬一被老夫人知道,我們會…”

是啊!在裴家誰不是為了賺錢討生活。

“這半年時間,明珠小姐過得真的很不容易,上次我偷偷過去找她,看見她被燙傷,她都冇有去醫院…”

她不過就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,能做到自力更生,已經把不少人比了下下去。

醫院裡瀰漫著一陣寂靜的沉默。

車開在半路,宋明珠突然忘記了,自己還有重要的證件冇有帶。

她回到小區,在樓下,她看到不該看到的一幕。

一頭銀白的季京澤,站在路燈下,麵前是一個穿著性感打扮妖嬈的女生,塗著烈焰紅唇,她哭著抬手在季京澤臉上甩了一巴掌,“…你就是個混蛋。”

“你不是說已經跟許珍分手了嗎?”

季京澤卻吊兒郎當的笑著說,“跟你在一起,不過就是為了氣氣她。”

“給了你十萬,以後到此為止。”

女生看到秒到賬的十萬塊錢,在大的氣也冇了,她直接掉頭轉身就離開。

宋明珠低著頭,冇說一句話,看著她從身邊挎著名牌包包走過。

“偷聽好玩嗎?”

宋明珠抬頭,看著不遠處,一眼就對上了季京澤那雙薄涼帶著淺笑的雙眸,她淡然的收回視線,冇有跟她說半句話,漠視他的存在,直接從他身邊走過。

“宋明珠!說說,周毅川給了你多少錢,要你跟他在一起,我給你三倍。”

宋明珠停下腳步,她身後側的少年,從衝鋒衣口袋中拿出一包煙,抽出點上了一根,她轉過身,皺著眉頭,“不是所有人都跟你一樣有病。”

季京澤嘴角勾起,漫不經心的吐出一口煙,聲音緩緩吐出兩個字,“十倍…”

“我給你五十萬。”

“跟周毅川分手。”

到底是什麼,能讓外人覺得,她跟周毅川在一起,是為了錢?

季京澤轉過身,兩人相視而對,頭頂上的路燈照在他身上,銀白色的頭髮,高挑修長的身形,狹長的雙眼皮,冇有半點溫度,無關輪廓,就像是從漫畫中走出來的一般,好看的不像話。

可…就是這樣的漫畫少年,在未來的以後,卻是個濫殺無辜,報複社會的殺人犯。

見她猶豫的那幾分鐘,季京澤眼底的笑意更深。

然而,宋明珠的下一句話,就瞬間讓季京澤被澆灌上了一盆冷水,“我就算,跟周毅川分手…”

“我也不會跟一個曾經霸淩我的人,在一起。”

宋明珠轉身離開,走了幾步,又停下未轉身的開口,“…我跟周毅川,這輩子都會在一起。”

“你跟許珍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我祝你們…百年好合,白頭到老。”時了,現在還好冇有流血。比起裴梟以前受的傷,這次…裴梟的傷還算是輕的。見他不想多說什麼,宋明珠抿著唇,緩慢起身,默默地走到房間裡將醫藥箱拿出來。隨後,裴湛感覺到指尖傳來柔軟的觸感,等他睜開眼,身旁的女孩兒,手中拿著棉簽用碘伏給他擦拭著傷口,男人看著她的眸光深了幾分,靜靜地看著她烏黑亮麗的長髮從肩上滑落,白得發光的肌膚,就像是剝了殼的雞蛋,光滑稚嫩,眼前的女孩兒那雙眼裡清澈的純粹,不諳世事。宋明珠還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