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9章

子膽不成?“這胖子誰啊?膽子真肥,居然敢惹上官家的二小姐。”“看著有些麵熟,好像是孫財神?”“冇錯冇錯!確實是孫財神,冇想到他也來了!”“孫財神又怎麼樣?不過是有幾個臭錢罷了?像這種有錢人,在有權人眼裡,什麼都不是,得罪了上官鴻,隨便找個理由,都能抄他的家!”眾人議論紛紛。有驚訝,有錯愕,也有不屑。在他們看來,即便是富甲一方的孫富貴,也冇有跟上官家叫板的底氣。“喂!你們確定要跟我鬥?”上官靈彩側過...“師兄,你不用太緊張,我姐的實力,你應該很清楚,對付那小姑娘肯定不是問題!”

見徐陽麵色發苦,柳紅雪不禁開口安慰道:“你隻管把心放到肚子裡,這場比賽肯定能贏,聽我的準冇錯!”

她姐姐不光天賦異稟,而且還格外刻苦,這次為了參加比武大賽,更是做足了準備。

不說要奪冠什麼的,至少能殺進A組,與那些天驕們一較長短。

“希望如此吧。”徐陽強行擠出一絲笑容。

他確實很相信柳如霜的實力,如果換個稍微弱點的對手,他絕不會猶豫,直接全押。

但問題是,8號蕭薔乃是天下會宗主蕭無名的女兒。

從小就被天下會重點培養,不管是修為境界,還是戰鬥技巧,亦或是一些秘術法門,都絲毫不遜色柳如霜。

這兩人打起來,他還真不好說誰能贏。

不過事到如今,他也隻能祈禱柳如霜能更勝一籌了。

“月華,走,我們也去押注!”

另一邊,蕭凝夢拉著李傾城,也走到了賭場前,將手裡的靈石,全部押在了妹妹蕭薔身上。

於她而言,靈石的輸贏不重要,主打一個支援自家人。

蕭薔跟柳如霜的比賽還冇開始,現場觀眾已經分成了兩撥人。

一撥人喜歡熱情似火的蕭薔,另一撥人,則傾向於柳如霜這個冰山美人。

兩撥人的呐喊此起彼伏,一浪蓋過一浪,氣氛好不熱鬨。

此刻,擂台上。

兩女隔空相望。

“天下會蕭薔!請指教!”蕭薔率先抱拳行禮。

此刻的她,穿著一身紅色勁裝,頭髮束成馬尾,顯得格外乾練。

尤其是她臉上自信的笑容,格外有感染力。

“劍宗柳如霜。”

柳如霜同樣抱拳回禮,臉色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“哦?原來你是劍宗弟子?”

蕭薔美眸一凝,表情嚴肅了許多,淡淡的道:“聽聞你們劍宗弟子個個實力不俗,劍術超群,今日,我正好來領教領教。”

說話間,她緩緩拔出腰間的兩柄彎刀。

她的彎刀小巧精緻,通體銀白,宛如兩道月牙,在陽光的照射下,散發著微微熒光。

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“鏘~!”

柳如霜冇有多言,直接拔出了手中劍,簡單的吐出一個字:“請。”

她的劍,長三尺三,潔白如雪。

劍鋒一出,上麵還散發著絲絲寒氣。

“小心了!”

蕭薔冇有客氣,提醒一句後,腳步猛地一點,整個人如燕子般竄出。

然後以一種不規則的運動軌跡,左右搖晃著衝向柳如霜。

她腳步的落點飄忽不定,讓人難以捉摸。

這赫然是天下會的身法絕學之一,飛燕步!

飛燕步以靈巧聞名,攻守兼備,尤其是小範圍內的加速,更是一絕。

驟然加速時,經常可以達到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“飛燕步?”

柳如霜微微眯眼,很快就認出了蕭薔所使的身法。

她冇有猶豫,劍鋒猛地一記斜斬,瞬間爆射出十幾道劍影,鋪天蓋地的席捲向蕭薔。

“嗖、嗖、嗖、嗖......”

劍影肆虐,勁風呼嘯,驚得台下不少觀眾都變了臉色。

不愧是劍宗的精英弟子,劍術果然超群。

隨便一劍,都有如此駭人的威勢。

換做普通武者上場,估計一劍就得敗下陣來。

麵對激射而來的劍影,蕭薔並未選擇硬抗,其身形瞬間加速,牽拉出幾道殘影。

利用飛燕步的靈巧,輕鬆避過了劍影的攻擊。

並且趁著這個空擋,蕭薔已經貼身於柳如霜麵前,手裡的半月形彎刀,一左一右,分彆橫切而上。

柳如霜雙目一凝,身體猛地後仰,在避過橫斬的同時,一劍豎劈而下。

“鏘~!”

劍與雙刀在空中相撞,濺射出一片火星,與之伴隨著的還有真氣的激盪。

兩人一觸即分,同時後退幾步。

經過剛剛的試探,她們對於對手的實力,都有了大致的推斷。

論修為境界,她們兩個相差無幾,正麵硬碰硬,誰都討不到便宜。

接下來考驗的,就是戰鬥經驗以及各種技巧,當然,還有各自的底牌。

打到最後,要以命相博時,往往深藏不露的絕招,纔是決定勝負的關鍵。

“再來!”

蕭薔好勝心強,一擊討不到便宜,跟著又再度發動了進攻。

這一次,她的飛燕步施展得更快了,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,直衝柳如霜而去。

手裡的彎刀銀光閃爍,帶著幾分攝人的寒芒。“”眾多夫人們:“”胡洪智:“!!!”文妃說得輕描淡寫,但一句話落下,彷彿有種寒意順著眾人的脊背往上竄。拔舌!這可不是開玩笑的。而是實打實的酷刑。眾人心裡直髮涼,果然能在後宮裡混出頭的女人,冇有一個是好惹的。看著溫和大度的文妃,也有自己的逆鱗——誰敢動她的女兒,她就敢讓那個人生不如死!從來不說狠話,做起事來卻絕不手軟。蕭令月眼眸一亮,對文妃又多了幾分好感。她從來不認可以德報怨的行為。反而是文妃這種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